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前列腺之家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回复: 0

军军的癔恋

[复制链接]

2万

主题

2万

帖子

6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6755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军军的癔恋
      
   
      
      
    天气很热,军军在家玩了一会游戏机就到家门口吹风去了,他家门口有棵长得已经很大的梧桐树,此时正枝繁叶茂着,硕大的树叶把军军家门口完全遮成了树荫。
    说起来这棵树还是军军小学时候种的,那一年城市大搞种草种树,还给市民发放树苗,学校把这当成是任务安排给学生,能种草的种草、能种树的种树,刚刚给军军他们当上班主任的那个老师对这件事还挺认真,把种树种草当成作业安排给每个学生,军军是班里的中队委自然不想落后,就要了一株梧桐树苗拿回来要在自家门口种,但没想到父亲却反对他种这棵树,说梧桐树的根子浅,怕长大了吃不住风刮跌倒把房子压塌了,但军军任性的认为这是父亲在哄自己,又怕挨老师的训,越发哭闹的要种,当时军军的爷爷奶奶还在,爷爷奶奶向着孙子,把儿子训了一顿,爷爷说:“怕被风刮倒你不会把树枝砍掉一些吗?懒得你倒什么也不想干了!军军不种他们老师那儿怎么交代。”奶奶也说:“家有梧桐树,不愁凤凰来。有这棵树啊说不定能给军军招来个好媳妇呢。”父亲被两位老人训斥一顿才勉强帮着军军把这棵树种上,边种树边叨叨说:“我不是不想让军军积极,实在是学校搞形式主义,这么小的树苗,一过冬就死了,真是白费劲。”这件事让军军一想起来就觉得非常得意,是自己给了这棵树以生命,当时在院里种树的人还真不少,但第二年大多数的树不是冻死就是被小孩们拔了折了,军军的这棵树能够活下来也算是一个小小的奇迹了。现在大院里就他家门口的这棵树长得最大了,成了夏天院里人纳凉聊天下棋的地方。没办法平房大院就是这个样子,军军的父亲是个喜静的人,对门口一堆一伙的人的热闹从心里不痛快,在他看来军军学习不好就与门口别人的影响有关,也就是与门口的这棵梧桐树有关,但军军的爷爷奶奶却是喜好热闹的人,弄得军军的父亲还是不能说什么。两年前军军的爷爷奶奶相继去世了,父亲的脸就对军军沉下来,几次说要把门口的树砍了,但门口的树已经很大了,不好砍,而且居委会特别通知过城市居民个人不得随意砍伐门口的树木,违者犯法,这可和农村不一样。父亲这才去了砍树的念头,不过现在他倒不担心这棵树会被风刮倒了,他已经砍了不少树枝,而且据说明年这片平房就要拆了,这里要盖楼了。
    此时军军蹲在自家门口看着这棵树发呆。现在院里人都说自从军军的爷爷奶奶去世以后军军的确比以前懂事了,不像小时候那样闹了,军军也不知道自己这两年怎么就成了这样,身子长得粗了,胡子也出来了,特别是底下的那个玩意总是频繁的骚扰他,但他还是觉得自己不够大人,他真的希望自己能很快长大起来,这样现在的烦恼可能就没有了。这又让他想起了奶奶说过的那一句话:家有梧桐树,不愁凤凰来。长大了自己就有媳妇了,女人是个好东西,军军朦朦胧胧的这样觉得,不然为什么人人都要结婚呢,那么那个将来属于自己的女人现在在哪?她又是个什么样子呢?
    军军正在胡思乱想着就看见两个年龄相仿打扮新潮的靓女从院门口说说笑笑着走了过来,军军眼前一亮,死劲看了过去。很快他就认出其中一个是院里的小红,另一个他不认识,但却觉得有些面熟,好像在哪儿见过,可一时就是想不起来。
    两个女孩当然也看到了在门口蹲着的军军,但只是看了一眼就继续傲气的旁若无人的谈笑着朝军军这儿走了过来。这倒也在军军的预料之中,漂亮女孩看到男孩子往往就是这样故作矜持状的,他此时却在懊恼自己没有能尽早站起来,如果他早点认出小红就会知道她会从自己这里经过了,自己也会站起来,能以一种伫立的姿态站在门口自己就会比现在潇洒得多,军军自信自己无论身高还是长相还是能说得过去的,起码像个样子,不像现在在门口蹲着简直就像个小痞子似的,他讨厌那类人,但不知不觉的他现在已经很可能给她们留下这样的印象了,要知道对人来说第一印象是非常重要的。而更让他感到别扭的是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该不该站起来,而且还要表现的很自然,他希望借着小红的一个眼神能和她打个招呼说两句话,蹲着和人打招呼是很不礼貌的,但小红却没有给她这样的机会,而他又不便逢迎似的突然站起来,那样既显得没有涵养,也挺没面子的。
    军军这样想着终于还是没有能恰到好处的站起来,只好继续保持着蹲的姿态把眼神飘向另一边回避着这种尴尬。
    一股香气从军军跟前掠了过去,让军军很不适应的差点打出个喷嚏来,死劲忍了忍才忍住。这时两个女孩已经离开他好几步了,他听到那个女孩对小红低低的说出的半句话:“他(她)那个东西真大……”后面的话军军就听不到了,只看见小红回头很快的瞟了他一眼就扭回头去掩着嘴咯咯的笑起来,那个女孩也跟着笑了。军军被她俩笑得有些发晕起来,他们在笑自己吗?笑自己的什么呢?他不自觉的看看自己的裆下,那个东西在短裤里憋得很大很大,自己蹲着正好显得突出出来,他还没有注意过自己的这个家伙有这么大。气得他真想骂上两句,但两个女孩已经走远了,再说自己又该骂些什么呢?人家说:“他(她)那个东西真大……”也未必就是说自己的这个东西。
    军军看着两个女孩走远,四片紧绷的屁股在他眼里来回晃动,里边内裤的轮廓清晰可见,甚至都能看清内裤的颜色,一个淡红,一个淡粉,军军真想扑上去狠捏一把。
    两个女孩消失在这排平房的末尾拐了玩。真他妈性感!军军从心里恨恨的骂了一句,那四片屁股似乎还在那里晃悠北京治白癜风的好医院,以至于星星过来叫他他也没有答应。
    星星和军军是从小一块光屁股长大的,后来又一块上学,还是一个班的,所以关系很铁。他是来找军军下棋的,这是他俩共同的爱好。不过军军今天可没有了下棋的心情,还在想着刚刚过去的小红。
    小红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在院里出现了。四年前小红家搬到楼房里去住了,原来在平房院的房子就空了下来,小红就很少回来了。搬到楼房后不久小红母亲突然得脑溢血死了,仅仅一年父亲就给小红找了一个后妈回来,听说这位后妈挺漂亮可是也挺刁的,对小红不好,可能因为家庭的变故,小红的学习也落后了,没有考上普通高中,上了一所职高,那个职高校风很差,学生们都不正儿八经的念书了。去年小红突然回来在她家的老房子里一个人住下了,可也只住了半个月就又走了。也就是这时军军发现小红突然变得漂亮了,让他想入非非起来。
    在军军初中的青春萌动里,军军最早想到的就是小红,小红是院里最漂亮的女孩,而军军自认他是院里同龄的男孩里最好的,所以他自然产生这样的联想,甚至他的第一次梦遗也是想着小红时发生的,之后他学会了,每次第一个想到的也是小红。让他产生犯罪感,也让他觉得对小红也犯了罪。他想如果将来自己要找个女人也一定要找个小红这样的,他多么想真的是小红本人啊,但他知道这种可能性已经不大了。这既不是因为他也不是因为小红,而是父母这一辈两家的隔阂。军军和小红他们住的都是单位的房子,军军的父亲和小红的父亲都在一个单位,原先他俩还在一个科室,军军小的时候两家处得还不错,那时候军军和小红经常的串门白癜风诚信坐标企业玩耍,大人们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可谓两小无猜青梅竹马,但后来因为争夺科长的位置两个人闹翻了,结果弄得谁也没有当上科长,这样两家也不再来往了,军军和小红也由于家长的干涉不像以前那么好了,特别是女孩长大知道避羞以后军军和小红连招呼也很少打了。若不是因为有这个背景刚才军军看到小红的时候就会自然主动的搭话的。
    尽管如此,军军还是想着小红。
    “今天你想啥呢,还想不想下?”星星不满意军军的状态吼了一句。星星连赢了军军三盘,这在平常是根本不可能的。
    军军当然知道为什么,他真想把刚才的所见所想跟星星说出来,而且那几句话已经在他脑子里固定成可见的形状了。但他还是忍住了,他知道星星可是个口无遮拦的家伙。到现在尽管有时候他和星星也经常的谈起女孩子,但在他看来那全都是起哄解闷玩的。
    “刚才我在路上碰上小红了。”星星说:“还相跟着一个女孩一块进了院里。”
    “是吗?”军军故作镇静的说。
    “那个女孩打扮的可妖了,你是没有可见。”星星眉飞色舞的说:“我和毛蛋相跟的,毛蛋说他见过那个女孩,是在大西洋歌城碰见的,让一个四五十岁的老板搂着。毛蛋说不要问这个女孩肯定是个‘米子’。”
    “毛蛋怎么也会去歌城?”军军问。
    “咳,毛蛋的表哥就在大西洋里边开着歌厅,毛蛋没事的时候就去他表哥那里唱歌,怪不得他唱歌唱得好。”星星说。
    军军半天没有说话。
    “军军,你说小红和这样的人在白癜风症状都有哪些一起会不会也成了……”下面的话星星没说。
    “大概不会吧,我看不像。”军军想了一会说:“就算那个女孩是个‘米子’,毛蛋能有个开歌厅的表哥,小红就不能有个当‘米子’的什么亲戚或者朋友?”
    “你到挺会给小红解释的。”星星笑着说:“你是不是现在还想着她呢?小时候你俩就老在一起欺负我,我总想着将来你们要成两口子呢。”
    “你没看见人家现在那打扮,还能看上咱们这土包子?”军军说。
    “这年头的女孩真是让人看不懂,打扮成那样不知道要干什么,都他妈憋着劲儿想找个大款。”星星愤愤的说。
    “下棋下棋咱们才不管他们那些破事呢。”军军不想让星星再说下去就又把棋摆上了。
      
    下午,军军提了水桶去院里的公用水管打水。刚走到水管跟前就看见小红和上午相跟的那个女孩端着一个大塑料盆,里边放着一堆五颜六色的女人衣服从水管那边也走了上来,按军军走路的速度本来是可以走到她俩前头接水的,但军军却本能似的慢了下来,他不想表现得那么没有风度,潜意识里是他想多磨蹭一会看看这两位美女。和小红相跟的女孩长得真有点象范冰冰,军军前一阵在报上看过关于范冰冰的绯闻,不知是真是假。
    小红以为军军会抢先的,走到跟前也慢了下来。但她的女伴却没管这些就在军军迟疑的时候抢似的先把洗衣盆扔到水管底下,还回头得意的看着小红笑了一下,弄得小红看着军军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若有若无的冲军军笑了一下,军军也笑了一下,但很快就归于了平静。
    小红和女伴现在都换了上午穿的衣服,一人一件吊带露肩葱绿色的露脐短背心,上面还绣着卡通娃娃,下身都是短裙。军军看到那个女孩的肚脐上还粘着一个黄豆大小发光的东西,怪扎眼的。弄得他不好意思看了,但又下意识痒痒的想看。经验告诉他穿着这样的衣服在水管这地方蹲着洗衣服是最容易走光的。刚才那个女孩往水管底下放洗衣盆的时候,他已经扫到她的胸了,里边连乳罩都没有戴,两个奶子象两个小兔子似的在里边跳着,那一点小小的勾魂摄魄。女孩当然知道刚才她在军军眼前暴露了什么,却一副没当回事的样子,表情轻佻的不时扫军军两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前列腺之家 ( 鲁ICP备18019158号 )

GMT+8, 2019-2-16 19:25 , Processed in 0.12077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